越南七桃

 

相逢tī他鄉異地越南兩個台灣同鄉(台文版)


悼念

遠在越南ê台灣戰士

吳連義(Ngô Liên Nghĩa)

 

 

 

 

 

 

 

 

 

 

 

 

本文PDF檔

蔣為文

前一暫仔接tio̍h ùi越南退tńg批件,詳細kā看竟然是「吳連義」老先生kap in家庭成員相片。原底心甘內chhia̍k chi̍t-tiôm̄-chai發生啥代誌,tng-tong前天讀tio̍h許昭榮先生刊tī自由時報越南最後一個台灣兵」liáuchiah hiông-hiông頓悟。

200610月我tī越南社科院史學所「丁光海」教授ê saⁿ-kāng之下,來到越南北pêng寧平省莊脚吳連義厝內。Hoān-sè1994年吳連義bat短暫tńg來台灣二個月liáu êgōa冬來,就無台灣同鄉ê kiâⁿ-kha-kàu。雖罔我m̄-bat hām伊見過面,tngkiâⁿ到親像台灣早期低脚厝吳老先生厝內,伊已經目屎kâm目墘。伊一直出力想beh控制因為破病soah無聽話身軀thang迎接來自台灣同鄉。我真自然就用台語kā打招呼,伊kan-taⁿ用激動目屎回應。根據inNinh Th Bé講法,吳老先生一冬前因為poa̍h-tó soah變成行動不便mā無法度開嘴講話。

吳連義tòa ê所在雖罔真簡單,m̄-koh伊有一冊架日文寫有關台灣冊,像講《台灣前途》《台灣政治》《激動のなかの台灣》《李登輝學校》《台灣がめざす未來》《台灣革命きる日》。Chit-kóa冊就tī他鄉外里陪伴伊度過思念故鄉日子,可能māán-ne chiah感動天公伯chiah ē-tàng ho͘二個無熟無悉台灣人tī千里遠他鄉kâm目屎

吳連義tī 1944hō͘日本「台灣拓殖會社」調派去越南做sit,二次戰後伊留tī越南koh加入越共部隊協助越南獨立建國大業。10月份拜訪本底beh訪問吳老先生對tio̍h 1945年日本投降liáu蔣介石代表聯軍佔領越南北部代誌是是有深入了解,可惜伊已經無法度開嘴。Chìn-chêng kúi年若ē-tàng khah chá chai-iáⁿ吳老先生下落,hoān-sè ē-sái ùihia了解是án-chóaⁿ越南領導者胡志明ē-tàngthàng蔣介石佔領越南野心koh近一步聯合法國勢力kā蔣介石趕出越南歷史;Kâng hit台灣mā hō͘蔣介石佔領,可惜當時台灣知識份子soah無像胡志明hit-khoán ê眼光,致使chit-mái ê台灣tiāⁿ-tiāⁿ tio̍h受中國chiù-chhàm ê折磨。

Hoān-sè吳連義老先生當初mā是為tio̍h伊來自千里外同鄉所受tio̍h ê折磨chiahlo̍h無盡目屎。M̄-koh chit-ê答案已經tòe tio̍h落土soah tâi tī千里外他鄉。

 

(作者為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副教授、台灣羅馬字協會理事長)


相會在異地越南的兩個台灣同鄉(中文版)

蔣為文

前些日子接到從越南退回來的信件,仔細一看竟是「吳連義」老先生及其家庭成員的相片。原本心中遁藏許多納悶,但在前天閱讀到許昭榮先生刊載於自由時報的「越南最後一個台灣兵」後,頓時找到了答案。

200610月我在越南社科院史學所「丁光海」教授的協助下,來到位於越南北部寧平省一個農村的吳連義家中。或許這是自1994年吳連義曾短暫回台二個月後的十多年來,難得一見的台灣同鄉來訪。即使我和吳老生平素未謀面,當我一踏進宛如台灣早期土角厝的吳老家中,吳老已淚流滿面,激動的身軀更突顯他即使因病而無法自由行動卻也要起來歡迎來自台灣的同鄉。我很自然地用台語向他打招呼,只見他以眼淚回報。據他太太Ninh Thi Be (寧氏細)所述,吳老於一年前因跌倒以致行動不便且無法言語。

吳連義的住處雖然簡陋,但仍擁有一書架用日文書寫、關於台灣的書籍,譬如《台灣前途》《台灣政治》《激動のなかの台灣》《李登輝學校》《台灣がめざす未來》《台灣革命きる》。這些書多年來一直陪伴著吳老,似乎也是因為他的思鄉之切才能感動天公伯讓二個互不認識的台灣人在千里外的他鄉落淚相逢。

吳連義於1944年被日本「台灣拓殖會社」調派到越南工作,之後便留在越南並曾加入越共部隊協助越南獨立建國的大業。10月份的拜訪本來要訪問吳老對於1945年日本投降後蔣介石代表聯軍佔領越南北部之一事是否有深入的了解,可惜他已無法言語。如果早幾年知道吳老的音訊,或許可以從他的口中了解何以越南領導者胡志明能看穿蔣介石佔領越南的野心而近一步聯合法國勢力將蔣介石趕出越南;相形之下,同樣被蔣介石佔領下的台灣,當時的知識份子卻沒有像胡志明這般的犀利眼光,導致現在的台灣處處受中國魔咒的折磨。

或許吳連義老先生當初也是為他來自千里外的同鄉所受的折磨而流下無法拭盡的眼淚。只是這個答案隨著他的安息而埋葬在千里外的他鄉。

(作者為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副教授、台灣羅馬字協會理事長)


越南最後一個台灣兵  ■ 許昭榮

Đ原載自由時報2007.01.06自由廣場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jan/6/today-o3.htm

二次大戰結束已經六十一週年,國共內戰定局也將近一甲子,但台籍老兵的悲情,卻仍持續在海外延燒。

過年前,日本產經新聞引述越南河內(胡志明市)共同通信社報導:「二次大戰期間,在法領印度尼西亞擔任日本軍特務機關人員,戰後被遺棄在越南的台灣人吳連義,於十二月十四日死亡於越南北部林敏省(譯音)的住宅。享年八十三歲。他的辭世直到廿五日才被人發覺。」

報載:二戰期間被日軍徵召到越南而在當地迎接終戰的台灣人,推測約三百人,而吳連義被認為是戰後滯留越南台灣人當中最後一位生存者。

這篇報導篇幅不大,但足以提醒日本政府及台灣人,尤其是研究台灣近代史的學者:「台灣人的戰爭尚未結束」!

據報導,吳連義乃一九四三年畢業於嘉義農林學校(現在的嘉義大學之前身)。翌年(一九四四)以「台灣拓殖社員」之名義被徵召到越南北部日軍進駐地域的農業試驗場工作。戰爭末期被調到特務機關服務。

終戰後,他投入胡志明所領導的「越南獨立同盟」參加越南獨立運動。

一九五四及五九年,他曾經兩度透過紅十字會向日本駐越機關要求隨同日本軍民撤回日本,但因出身「台灣人」而被排斥,繼續滯留北越,並且與越南女性林悌培(譯音)結婚,營農為主。

一九九二年,吳連義向日本駐河內大使館申訴,要求日本政府「負起責任,把他送回台灣」,但仍被拒絕;一九九四年,在台戶籍確認後,他曾經返台一次。

遺孀林氏悌培流著眼淚向採訪她的記者透露:「他常說,不願意死在此地」!

日本產經新聞以「殘留越南最後一位台灣人吳連義逝世」為標題轉載這則訊息,不知日、台朝野人士,讀後作何感想?

(作者為「台灣兵戰後史」工作者)

 

相關文章

蔣為文2006〈如果蔣介石的軍隊仍停留在河內,越南不僅會發生228

蔣為文2008〈1945年蔣介石軍隊代表聯軍同時佔領台灣kap北越

蔣為文2010 〈二十世紀初台灣kap越南羅馬字文學運動e比較〉,《海翁台語文學》98期,4-42頁。「國民小學本土語文教材教法」研討會,9月5日,台中,台中教育大學。

蔣為文2009〈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對台灣e?啟示〉,《大國霸權or小國人權》二二八事件61週年國際學術研討會會後論文集,頁736-751,台北,二二八基金會。

蔣為文2009〈滯越台籍日本兵吳連義之案例研究〉台灣的東南亞區域研究年度研討會,4月24-25日,台北,中央研究院。

蔣為文2007越南文學發展史kap伊對台灣文學e?啟示〉,《台灣文學評論》74期,132-154頁。

 


 

 

Copyright 2000-2010
by Taiwan Buffalo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