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綱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教會白話字中心

脫漢研究中心

 

 

 

 

 

 

 

 

 

 

4.3.  白話字e評估

啥物款e文字系統khah是好讀koh好寫e lehSmalley (1963:34-52)針對“好e文字”提出5大標準。伊認為siangetang符合即5大標準,siang就是khahe書寫系統。即5大標準按照重要性來排,分別如下:[1]

第一,Etang引起學習者e學習動機、乎社會大眾kap政府單位等單位接受

第二,Etang真完整e表達hit e語言e語音系統

第三,真簡單學

第四,真簡單轉換去學其他e語言

第五,真簡單製造(phah字、出版等)

 

就即5個標準來看,白話字esai講比漢字ke真優勢。

就學習動機來講,除了hit寡“漢字仙ekap“慣習使用漢字”e既得利益者會看著漢字就khi-mou giang之外,chhun-e文字e初學者恐驚仔pian若看著hit寡烏kham-kham、磚仔角e漢字就會一粒頭二粒大。就我所觀察著e台美人第二代kap外國人學中文e例來看,in對學華語或者台語e「口語」long無啥大問題,kan-tanbehin學寫漢字in就一粒頭moh leh疼。漢字因為歹學、歹寫,所以真歹引起初學者e學習動機。相對漢字e歹學,白話字對hit寡無文字偏見e人來講,因為簡單好學,真緊就etang引起in e學習動機。

雖然白話字etang真緊引起學習者e學習動機,毋過伊e前提是學習者無“文字e偏見”。可惜,現此時e台灣是一個漢字霸權e社會。真濟人iauhit種看輕白話字或者羅馬字、ka漢字當作神主牌仔來拜e心理。[2]主要就是即個原因,用羅馬字來寫台文iau無法度ti主流社會lai-te得著多數人e接受。真濟社會語言學家long提起一件現象:「語言學上設計了khah an-choane文字方案,伊路尾無一定會hong接受;顛倒hit寡乎大眾接受e,有時是真aue文字方案」。An-choan“破除一般大眾對羅馬字e偏見”kap“演倒政權對漢字e保護”是白話字esakai面對思考e重大議題。

白話字因為是採用線性排列、一對一語音-符號對應e「音素」文字設計方案,所以真簡單學、記音koh真準。除了頂面e好處,因為羅馬字是現此時全世界上通行e一套字母符號,用即套採用羅馬字母e「白話字」來寫台灣話,至少有下面即kui個好處:第一,etang增加學生對語音結構e gin-batsoa-lai幫贊in學外國語。因為白話字kap世界上多數e文字系統kangkhoan是音素文字,台灣學生etang khah緊進入狀況、了解對方語言e結構、soa-lai khahka hit個語言學起來。第二etang增加幫贊台灣加入聯合國、「與世界接軌」。真濟外國人pian若想著學台語、中文就aihiah濟漢字,in e腳尾就冷去。採用多數外國人long已經會曉e羅馬字來寫台灣話,etang增加外國人學台灣話e動機、吸引khah濟外國人來學、乎in khah快學會曉。愈濟外國人來學台灣話,代表台灣愈有人氣,台灣ti國際上就be hong孤立,beh加入聯合國等國際組織ma khah有可能,an-ne台灣chiah真正etang「與世界接軌」。第三,etang幫贊資訊e快速流通、增加台灣ti國際e競爭力。Ti現代資訊社會,電腦e應用愈來愈普遍。為著處理漢字ti電腦方面應用e問題,台灣人tian tian ai付出khahe成本kap代價,結局做出來e物件long比人khah慢一步、成果ma無使用羅馬字e國家hiah(像講,OCR文字自動辨識、自動翻譯等)。若esai改用羅馬字,即寡因為漢字先天不良所造成e問題就esai得著改善。

5.  結論

就語言學e角度來看,即套教會白話字確實是設計精密、記音準確、學習簡單。雖然有一寡人對即套文字方案有寡批評,毋過若ka hithong批評e所在提來ham漢字e缺陷比較,白話字e問題就ka-na一支貓仔毛nia。總是,全世界找無一套“上完美”e文字系統;“上完美”e文字方案,未必然etang ti現實社會lai-te實行。“好”kap“壞”long在咱e判斷標準e優先順序ekangBeh選定叨一套文字方案,主要ai看咱khah注重e是啥:是beh乎咱e子孫輕輕鬆鬆真緊就學會曉讀kap寫,soa-lai真緊就esai學習人文科學、自然科學e知識;ahbeh乎咱e子孫代代就ai像古早人an-ne“十年寒窗”苦讀漢字?

 



[1] 原文 1 Maximum motivation for the learner, acceptance by its society, and controlling groups such as the government. 2 Maximum representation of speech. 3 Maximum ease of learning. 4 Maximum transfer. 5 Maximum ease of reproduction.

[2] 台灣人對漢字kap羅馬字e態度調查,esai參閱Chiung 1999

 

大綱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